0e5ec9daf0cbd59228de8fd4b995fdb6  

※这是改编自MB修线的后日谈,糖中带刀子注意。

 

=====分割线=====

 

####

Beauty, wit, high birth, vigour of bone, desert in service, love, friendship, charity, are subjects all to envious and calumniating time——美貌、智慧、门第、臂力,事业、爱情、友谊和仁慈,都必须听命于於妒忌而无情的时间。

####

 

盛夏的夜晚晚风阵阵,倒教有人几丝清淡的凉意,湖中不时泛起的涟漪摇曳地倒映着夜空的皓月星斗。沿着湖边走过一条扶疏的小径,便可以听到一阵悠扬的音色从森林深处传来。那缓慢的优美旋律静幽中带着一点哀恸,婉转如碧波荡漾,教人不禁沉醉于此。

 

悠扬而下的曲子随着推进而渐渐低缓,待尾音落下时,刹那间,所有的景色都好像戛然而止。

 

「果然很棒啊,修所拉奏的小提琴。」

 

唯一如既往露出温暖的笑容,由衷地赞美着修所演奏的音色。明明从前也受过许多动听漂亮的赞美话,但修总觉得唯的评价是让他最舒坦的。「真是没有说服力的评价。」嘴上说着与心中想法完全相反的事情,他坐到她旁边,躺在她的大腿上。

 

用过晚饭后,修总是会到森林里练习小提琴,而唯亦习以为常地陪着他,成为他的听众,久而久之,他们也习惯了这个相处模式了。

 

「很累。」他懒懒地说,稍微转动了身体,试图寻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唯被他的头发弄得痒痒的,不由得说「修,要是你累了的话,我们就回家吧。」

 

「麻烦。」他坏笑着「还是说你在想什么别的?」

 

「哼」她怄气似的别个面不去理他。虽然是这样,她还是放纵地让他得寸进尺。

 

维持了这样的姿势好一阵子,修才犹豫地开口问道「喂......这样真的好了吗?」

 

「什么?」

 

「一天的期限快完了。」修看着那一轮皎洁的明月,低低呢喃着。

 

「嗯。」唯露出浅浅的笑容「很满足了。」

 

当初唯提出这个主意时,修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把今天当成两人最后的一天来渡过什么的。

在与她相遇之前,他从来没有考虑过时间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明确的观念。可是,与时间有限的她成为恋人后,从前漫长流动的时间,现在却宛如流沙一样转瞬流逝于掌心之中,让修也不得不去认真看待这些问题。

 

当修问她想怎样渡过这一天的时间时,她只是说「修来决定就好。」

 

明明是自己先提出来,却将决定权交给他,真是个麻烦的女人,反正又是在想配合他的步伐之类的无聊事情。

 

「总觉修,平时都不会做那样的事呢。」

 

「什么?」

 

「一起逛街、一起去玩、一起去拍大头贴照之类的。」她如数家珍似的认真回想起今天的一点一滴,扬起一抹明亮的笑容「还有就是修的小提琴,果然是最棒了。」

 

「谢谢你唷,修,今天真的非常非常幸福,太幸福了,我甚至觉得,就算明天真的是世界末日,也死而无憾了。」

 

只是与爱人在一起,岁月静好,便是最大的满足。

 

「什么啊......」修低声嘟嚷着,用脸颊摩蹭着她的大腿「累死人了。」

 

唯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说「嗯,是很累了。」

 

明知道他只是在撒娇,那声音的主人仍然用那慈爱的声音回应他。

 

他转过头看向她,在月光的映照下,她的肤色略显苍白,洋娃娃般可爱的脸蛋也比以前瘦削了不少,整个人弱不禁风似的。

 

「怎么了?」唯察觉到他的视线,停下手上的动作。

 

「我以前说过了吧,你不用勉强自己来配合我的。把你从那个家带出来的是我,所以不要想那些有完没完了,真麻烦。」

 

唯沉默了一会,笑着点了点头。

 

「快要午夜了。」她突然说。

 

「你不是没有戴手表吗?」

 

「我对自己的生物钟还是有点自信的。」

 

「是吗?」修轻笑说「那么没过多久便要世界末日了。」

 

唯不禁苦笑「只是我们俩的最后一天而已吧?」

 

「对于我们来说不就是世界末日了吗?」

 

修湛蓝色的眼瞳看着她,内心翻滚着的情绪宛如纠缠在一起的丝线一样,既是怜爱、又是欲求。他撑起身体,坐起来,亲吻着她的唇,然后不徐不疾地把她按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修......」对于修突如其来的亲热,唯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抵触,她白皙的脸染上红晕,用湿润的眼神看着他。

 

「最后的收尾,是这个吧?」他磁性的声音诱惑似的附在她耳边,轻柔地把她按倒在草地上。

 

修知道两人嘴唇重叠舒服的角度,开始由最初浅尝去到深吻,找对了角度的话,两人的契合度便可以达到最高,单是接吻都可以上瘾。

 

当唯意识到肌肤上的凉意时,她才发现彼此已经衣衫不整地倒在草地上。被触碰到的每一寸肌肤宛如点燃了热度似的滚烫,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还是会因为他的爱抚而撩动到神经深处。

 

「你也反应过头了吧」他嘴角带着恶作剧似的笑容,像捣蛋的小孩子一样,然而动作却比平时要温柔上许多。

 

他的手臂环绕着她的腰,将她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彼此紧密连结并四目交接。下身充实的包覆感并未驱使他急于律动或者是激烈地刺穿皮肤吸血,他只是以獠牙轻轻划过,挑逗似的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吻痕,像是玩闹一样。她半羞半气地将指尖埋进他柔软的发丝,热情地回应着他的爱抚。

 

温柔的月光洒在两人身上,他们都裸露着身体,一丝不挂地在草地上纠缠着,有时像孩子一样戏闹,有时像动物一样互相爱抚,那个场景丝毫不让人觉得可耻,反而有种返朴归真的美态。

 

修虽然平时都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但只有在两人结合时,他才会露出亲昵的模样,这使唯常常都陷入一种迷茫的状态——到底他们是谁在依赖谁。

 

每一次去到最深处、毫无空隙的结合后,紧接而来的便是难以忍受的空虚抽离——无论如何纠缠都无法真正融为一体。修彷佛无法忍受这一个事实,更激烈地律动着身体,以一种快要哭出来的神情看着她。

 

啊啊...这副神情,她看过。

 

那一天,她身陷火海时,他露出比她还要绝望、更无助的神情。

 

迟早有一天,我还是会失去你的吧——

 

唯捧起他的脸颊,怜爱地亲吻着他,她娇小的身体明明那样脆弱,彷如易碎的陶瓷娃娃一样,但却激烈地回应着他的热情,一点一点地容纳他的欲望。

身体深处溢满着甘甜的快感,思考好像快要停顿,只想完全地沉溺于他。

 

脑海忽然回响起刚才那悠长而缠绵的旋律——悲伤又寂寞,所有哀婉和叹息最后只能化作麈埃落地的一点音色。

 

当快感转化为疲累时,他们双双倒下,拥抱在一起。

 

「呐,修。」

 

终有一天,我还是会离开你吧——

 

她伏在他因汗水而湿濡的胸膛上,神情因泪水而模糊「请不要忘记...」

 

即使尸骨无存,进入黄土,这一刻还是会深深地留下痕迹,连死神也无法将它夺走。

 

只要你活着,那一定——

 

「我们曾经相爱。」

 

It is midnight now.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アルくん 的頭像
アルくん

宅系少年的幻想世界

アルく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