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xNtEr7bA  

※DF琉辉线的Vampire End后的一个脑洞,算是渡蜜月的小甜饼,完全无虐放心食用(无虐到连车都没有了x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分割线=====

 

####
No matter how dark long, may eventually in the day arrival——黑暗无论怎样悠長,白昼总会到来。
####

 

罗马的夜幕不见一点星光,只是被街道华丽浓醉的颜色染得迷离四散,用过晚饭后,我们便离开广场区,到市中心这边来了。


虽然说是消食,但其实刚才她也没怎么动筷,我不禁忍笑说「还饿吗?」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小声说「是有一点...」


难得来到罗马旅行,明明想好好品尝一下正经八百的地道美食,她却不解风情地浅尝而止,问及当中的原由,更是让我哭笑不得。


「这不是很浪费嘛,因为我的关系而挑食什么的。」
在不知不觉间,这家伙也被我宠坏了吧,口味变得那么挑剔了。


「还不是因为琉辉君的料理太好吃嘛...」她有点不甘心,低声嘟嚷着。


「没有那回事啊,你的料理也很美味,可我还不是没有被你惯着口味。」


「哼。」拗不过我,她只好气呼呼地别过脸,做着最低限度的抗议,然而那双比我要娇小的手仍然与我紧紧相扣,使我心中溢起一份暖意。


于我来说,与心爱之人一起品尝料理,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拐过几个路口,就看到特莱维的喷泉,看着她眼中有点兴奋的好奇目光,我便牵过她的手「去看看吧。」


喷泉的占地十分广大,紧挨在波里侯爵宮殿前面,科林斯柱式的大柱式牆面让人恍然想到中世纪的情境,喷泉正中央的雕像以刀雕分明的线条勾勒出奥林匹克神祇的美丽形象,诸神集结的景象栩栩如生。


「听说情侣在这里投掷硬币许愿,就能永远在一起。」她这样说。


对于这个说法,我也是略有耳闻,只要背过身去,然后将硬币投进湖中,便可以许下三个愿望,当然,我是对这种无稽之谈一笑带过。


「你相信吗?」


她想了一想,纳闷地摇了摇头。


「愿望还是得自己亲手去实现才行。」她认真地说。


我不禁拿她没辙,无奈地说「那样你还是要去试.....」


她的脸红了红,垂下头「因为......」


「其中一个愿望,必须要许下再回来这里呀......只有再回来这里许愿,第一次许的愿望才能实现...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还能与琉辉君一起重游故地。」


她的答案出乎我意料之外,老实说我反而被她的率真弄得哑口无言了。


「......随便你吧。」


我始终无法坦率,冷淡地说,她像是看穿了我的羞窘,在一旁露出淡淡的笑容。


那一天,那位大人宛如宣布死刑地,肯定了我们未来的不幸。但是,或许就像这家伙说的一样,幸福这些事不是由谁来决定,而是由自己去争取。


看着她默默投完硬币,闭上眼睛许下愿望后,我问「许了什么愿望?」


「这些事说出来就不灵验了。」她在奇怪的地方总有着执着。


「嘛,反正迟早你也会说吧。」


「?」


「我是说今晚。」


愣了一愣,她脸颊染红了一片,又羞又气地说「琉辉君!」


无论过了多久,她还是经不起挑逗呀。反而说愈是亲密,她害羞的次数也增长了。我失笑地将她拥入怀里,亲了亲她的脸颊「别生气了,嗯?」


她用脸颊蹭了蹭我的胸膛,像是妥协似的,轻轻地「嗯」了一声,那份模样十分惹人怜爱。


怀里这份温度是那样真实,这大概就是名为幸福的心情,换着是从来的我,那一定是无法想像的事情。
与她相遇,我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意义和幸福,真真正正地得到自由。


尽管那位大人说,以后的路会不平坦,但我总有种预感,与她结伴同行,无论是痛苦还是悲伤都好,总会涯过去。


真是奇怪,明明以前的我一定会对这种毫无根据的想法嗤之以鼻的。


或许是她的存在,让我这颗顽固、冰冷的心甜蜜溶化吧。


「琉辉君...」


「嗯?」


「我现在呢,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啊啊...我也是。」


能遇上你,真的太好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アルくん 的頭像
アルくん

宅系少年的幻想世界

アルく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