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HD8VVis7  

※内容含洗白身心纯洁的诡异礼人慎入

 

※第一人称视角含ooc注意

 

=====分割线======

 

像是魔法的咒语似的,「爱」这个字。

 

没有必要去理解当中的意思,也没必要去付出什么,只要轻轻地说出「我爱你」,所有的事情就会轻易解决。因为人们都是愚昧又孤独的,只要有谁说出爱这种话,他们就像迫不及待抓住救赎似的去相信。

 

为什么大家都会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是特别?我实在无法理解当中的理由,特别的人是存在,但只是少数的人——只有少数的人,才能成为某人心中的特别。

 

「礼人大人,喜欢我吗?」

 

「喜欢哦。我爱你。」

 

倏然见到一个女孩,她的脸被黑影庞着,蒙糊不清,但是却能听到声音,而我,几乎是条件发射性地回答。

 

这样无意义的对答,我在不同的女孩子身上重覆着,彷佛像是那个女人反覆告诉我的一样,我也反覆地告诉其他人。

 

轻轻念出魔咒的我,顺利地褪下她们多余的虚伪以及装饰,将她们内里丑陋的欲望暴露无遗。每每醒来时,清晰印在脑海中的,都是潮湿的床单以及情欲的余味。

 

日复一日,度日如年。

 

无聊至极——

 

为什么停不下来,我也无法理解,或许我只是想看到人们屈服于欲望的神情。比起爱这种虚无缥缈的漂亮幻想,欲望来得更真实。说什么爱啊,为对方着想,守护对方都是骗人的,事实上没有人会回应谁的感情,仅仅只是对对方有所求,有欲望,才会那样甜言蜜语。

 

爱不可靠,但欲望不会骗人——我只是想看到真实。

 

我想看到真实......我想看到真实......然后我想怎样呢?

 

血腥味浮起,我好像又回到那一天的光景。

 

脑海中浮现的问题使我感到浮躁,思绪宛如纠缠的丝线般复杂,我为什么要去想这种无谓的事情?那种事根本无关紧要,我只要顺从自己的想法就好。

 

倏然,那个女人的表情浮现在眼前。她的绿眸中似乎有万般的不甘以及悲愤,死不瞑目地离开这个世界。

 

她是不是也愚昧地认为自己能成为那个男人的特别,如果是那也太蠢了。明明只懂得伤害别人,践踏别人的心意,却那么专一地渴求着那个男人。

 

我不明白。

 

爱啊,欲望啊,我已经不明白了。

 

像是溺水的人一样难以呼吸,苦涩的味道逐渐蔓延开来,我就像是要被这痛苦和黑暗吞噬一样,慢慢堕落......

 

*

 

猛地从床上起来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这副与汗无缘的冰冷身躯出了一身汗,然后我明白,刚才的只是一个梦而已。

 

脱力地倒在床上,我幽幽地把视线转向旁边,一如我所料,她并没有因为我的动静而惊醒,安稳地酣睡酣睡在我旁边,宛如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睡颜不知为何使我绷紧着的神经放松下来,只是这样意识到她的存在,竟然就让我如此安心。

 

爱是虚伪的包装——即使是现在,我多少还有这样的不安存在。但是不可思议地,只要看着她,这种阴冷的想法就会被照亮。

 

我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轻轻地撩起她的发丝,喃喃自语地说「都是bitch酱不好呢。」

 

或者是因为头发的搔痒,她发出不适的呼噜声,憨气得可爱,原本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态想欺负对男人毫无防备的她,但是一瞬间又放弃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一直被紧握着。

 

是一位可爱又善良的公主,不放开王子的手,拯救了溺水的王子呢。

 

「谢谢你,唯酱。」

 

我闭上眼睛,再次进入梦乡。

 

这次是,安稳又甜蜜的梦。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アルくん 的頭像
アルくん

宅系少年的幻想世界

アルく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