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yqqKa40L  

Dedicated to my Love, Ruki Mukami. You'll never walk alone,あなたと行く,どんな罪も背負ってあげる,道なき道を歩いてくの,あなたと二人で                                                                                                  

                                                                                   ——アルくん

 

(一)价值观形成篇:ルキ的人格转折

 

在LE篇中,コウ曾经开玩笑把ルキ形容成修行僧,这其实是个非常贴切的形容。仔细观察的话,其实ルキ身上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以MB尤为严重),那就是每当他出言嘲讽他人的时候,实际上都是在指桑骂槐,把矛头指向了自己。比如说,对アヤト说的「将世间的一切利益都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你,是那么认为的吧。真是既愚蠢又滑稽啊。光看就觉得可笑。」、「失去才会初次领悟到那份珍重......真是愚蠢的生物。」,其实根本是在批评自己以往过份傲慢,贬低他人;而对ユイ说的「將被爱视为理所当然的傢伙。尽是为了得到他人的爱而絞尽脑汁的愚者最让我感到火大了。」、「问题在于,其者有沒有被爱的价值,而ユイ,你没有这个价值。」实际上也是针对自己以前把爱当成理所当然的恶劣德性。细想起来的话,ルキ根本不是一个会主动刻意挖苦别人的人,浅白点来说,这其实是一种典型的投射行为(Projection)——将自己的某种冲动、欲望、自我内在客体的某些特征(如性格、情感、过错、挫折等)投射在在某人身上的客观事实(赋予他人或他物身上)。在这个过程中,自我允许了本我的冲动,与超我形成对抗时,为了逃避超我的责难,又要满足自我的需要,将自我的欲望投射到别人的身上,从而减轻罪恶感。换一种说法来说,也就是让自己站在道德的高点评价事情。ルキ对待自己向来都是比对待他人要更加严格,莫说是顺从自己的意愿随心所欲了,就是稍微依赖别人撒娇,他也不允许(MB篇里说过「无法像ユイ那样哭泣是因为无法原谅自己哭泣」 )。DF篇去拯救アズサ时, 他的做法是隐瞒大家而独闯敌阵;LE篇察觉真相时,他选择的是强颜欢笑,隐藏心事。结合童年时期ルキ的行为模式来看,现在这种矫枉过正的生活方式可以说是有极大的落差,毕竟就算是知错而改,其实也不用如此过度偏执,几乎都不允许自己失态了。在此,不得不提一下弗洛伊德提出的心理防御机制概念。

 

弗氏提出的心理防御机制(Self-defense Mechanism),是指一种为了避免精神上的痛苦、紧张焦虑、尴尬、罪恶感等情感而产生的(有意/无意)心理调整。这种防御机制通常带有自我欺骗的性质,透过掩饰或伪装我们真正的动机,或否认对我们可能引起焦虑的冲动、动作或记忆的存在而进行自我保护。其中反向作用(Reaction formation)就是自骗性的心理防御机制。所谓的反向作用,就是个体内心中不能为意识所接受的观念、情感、冲动及欲望,由于自知这些无法见容于社会,因此为防止此类具有威胁性或危险性的冲动与欲望被表达出来,个体将以相反的态度与行为等型态表现在意识层面。反向作用的历程包括两个步骤:一是先压抑住自己和他人皆无法接受的想法或欲望;二是潜意识里为了防止他人察觉自己有此想法与欲望,反而表现出一种完全与内心想法背道而驰的行为。如果把这个公式套进去ルキ身上的话,就可以推断出,ルキ矫枉过正的人格根源是在于恐惧——因为害怕引发什么情感,害怕引发什么冲动,为了自我保护而采取的某种极端的措施。为了验证我这个假设是正确的,首先必须分析他人生的转捩点,也就是他的家庭变故发生时,ルキ产生了什么样的想法。

在命运转折的那一天,ルキ失去了一切的地位、荣誉、权力、财产,然而这些身外之物的崩塌,都不是最令他感到打击的,真正令他陷入困境之中的,其实是双亲的抛弃。ルキ曾经说过,他的父母是令他感到骄傲的双亲,在过往的回忆中,也可以看出他深爱父母的表现:父亲生日的时候他会准备礼物给父亲,对母亲的教悔也是谨遵无二。然而他这样爱着、重视着的家族,却抛弃了他:父亲上吊以死解脱;母亲和爱人逃亡——虽然说着爱,但却遗独留下了他一个人。对于背叛了他的父母,虽然ルキ也有怨气,他也会想要是父亲不寻死的话那他还不至于失去一切,但是其实这种想法并不强烈,原因很简单。在MB线中,ユイ在被アヤト强行吸血后试图向ルキ隐瞒事情,但却被ルキ发现并教训了一顿,当时ルキ的坏习惯又出现了「不要过份对自己自信,你那節操なく舞る振う(不懂翻,大概就是丢节操的意思)的行为会令你受到惩罚。」这句其实就透露了答案——ルキ对于家族崩坏,比起怪责父母的不负责任,更会归咎成是自己的堕落而造成的结果——尽管这从逻辑上来说显然是不合理的。毕竟无论ルキ的品性如何,其实只要他的父亲没有遇上卡尔,没有遭逢剧变,家中的财产也不会扫空,母亲也不会对父亲失望透顶而离去,一切的不幸也不会降临。然而即使如此,ルキ仍然将这一切的不幸理解成对自己贬低他人、骄傲自满的恶果,这其实是因为一个简单的道理:难以接受。

举一个极其简单的例子说明,两个人同样地碰上了倒霉的事,但是如果是没有发生其他特别事的A君只会单纯地认为,自己受的倒霉只是状况与状况巧合的结合,然后不把它当作一回事抛在脑后;然而,如果放在一整天内都诸事不顺的B君来看,这件事却复杂多,重复地反覆着倒霉的他会不由自主地将他一天之内的不顺心连系起来,然后总结成是自己时运不高等。明明同样只是状况与状况的结合而产生的不幸情况,有人做到以理性的逻辑去思考,有人却只能以迷信的心态看待事情,这是因为,如果不幸的情况发生太多次,人类就会容易产生焦虑、不安的情绪,影响思维能力,当他们没办法用正常的逻辑去解释眼前的不幸,或者得出一个令他们自己能接受的说法,他们就会把理由寄托在非理性的事情上,也就是老人家口中常说的「做孽」、「我前辈子欠你」、「因果轮回」等。

 

ルキ即使如何聪明优秀,当时也仅仅只是个孩子,一个孩子适逢这种不幸的巨变能怎样?就算头脑很清楚明白只是父母抛弃自己导致的结果,但也教一个还沉溺在「自己是生活在幸福家庭」错觉的孩子难以接受。当人觉得难以接受时,就会让自己转移视线,或者自我欺骗,而ルキ选择的就是前者的手段。处于对自己恶行拥有完整认知的他,就下意识地(理性层面恐怕不知道自己是那样做了)将自己的恶行与不幸连系起来,这样做有个好处,那就是自己的不幸正当化。好比说一个孩子测验考出难看的成绩,他会说这是因为他没温习造成,当他这样去说明状况时,他便不会觉得,这是因为他天资愚钝看不懂考卷才导致的结果,更好的是,他还可以欺骗自己说,要是自己没有不温习懒怠的话,自己还是能考出好成绩,弱化这个差强人意成绩的冲击。同理,如果跟自己说,我的不幸不是因为父母其实根本没爱我多少,而是因为我做尽坏事所以令身边的人离我而去,是不是会舒畅很多?理性点考虑,如果理由是前者的话,对于重视家族的ルキ来说,更难以接受,比起没理由地被抛弃,或者做错事情所以受惩罚这点其实或许还令ルキ尚存一点安慰——尽管这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结合这些点去推论的话,就会发现ルキ的种种行为可以得到合理解析。如果他本人是觉得因为他自己的犯错而连累他人并受到惩罚的话,那么对于顺从欲望这件事,他肯定是会带着不愉快、厌恶、甚至是恐惧的观感,毕竟在他看来,他以前犯错的原因都是因为太过纵欲,贬低他人,在回忆篇他甚至自白「我至今为止到底在干什么?」。人习惯趋乐避苦,对于带有不好回忆的事情都是抱持着厌恶感受的,在LE篇,他本人便亲口说「我觉得这样顺从着欲望活下去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一旦想到不得不认同自己内心野兽(冲动)的一天到来,我就没办法不恐惧。」ルキ常常害怕被欲望驱使犯错,为了彻底防止自己最恐惧的情况发生,ルキ无论何时都会努力保持理性,试图做出最合理的选择,这也就是我刚才提及到的反向作用概念。透过压抑着内心的欲望并以完全相反的形式呈现(克制着内心的野兽),去试图掩饰甚至是否定自己的冲动(野兽),藉以得到安全感。或许单单是说明的话还不够充分的理据,所以我们可以看看下面三项证据。

第一个证据是ルキ和ユ一マ的争执,他们争执的原因很简单,就是ユ一マ好意关心ルキ而ルキ却不领情,明明自己一个人根本扛不来但却在逞强。虽然说ルキ本身当时也有做完恶梦心情不好的因素在,但其实他的不满很简单,就是因为被说很不像自己而生气。正如我前文所及,ルキ一直很鄙视犯错这件事本身,因为犯错永远和纵欲脱不了干系,所以厌恶内心的野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想抹杀掉这一部分了,然而ユ一マ却说他不像自己,简直就像在说他将自己最不想暴露的难堪一面暴露出来。明明本身自己也已经在为这件事而烦恼,他还要迫他正视这一个事实,所以当下也忍不住怒意恶意相向了,毕竟人都不想直视自己丑陋不堪的一面。事实证明,人愈是对某些事起反应,就意味着愈是在意那件事,ルキ的怒意,很明显证明了,他对无法否定自我(欲望)的焦躁。

第二个证据是他一直强调的吸血鬼与人的差异。如果说这个点在前面MB篇还不算很明显的话,那么在LE篇是赤裸裸地摆出来了。在做完恶梦后,ルキ开始思考父亲的事,对他来说,那一晚父亲喝醉后发狂的模样就宛如被恶魔(欲望)附生一样,既陌生又害怕。然而他很快又以厌恶的态度应对,强调自己是吸血鬼不是人,和愚蠢的父亲是不一样的。这里投射的作用又发生了,父亲身上被欲望操纵然后犯错的特质是最令ルキ恐惧和厌恶的,所以一旦他联想到自己与父亲的血缘关系时,他就下意识地加以否定和贬低,并强调自己是吸血鬼,划清关系。这种投射和指责,其实意味着对该客体事物的恐惧和厌恶,对于被欲望驱使这种事,ルキ始终有挥之不去的阴霾。

第三个证据,也是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去见シュウ这件事。当ユイ问他为什么要去见シュウ时,他说他是为了证明自己在无比渴求的事物眼前,自己也能压抑欲望,然后让自己死心。这个做法其实就是完整的体现上文提出的反向作用概念了。ルキ的愿望明明是希望成为亚当,如果他是这样期许的话,那么他会做的是像キノ那样攻击シュウ,然后夺取他身上的力量。然而他却没有那样做,只是采取完全相反的行动,去与他见面接触。如果单从本我看来,这样的做法乍看之下是不合理的,然而,做出与内心完全背道而驰的行为,藉以去弱化欲望本身,这是超我对本我的制裁,也是反向作用的核心概念。ルキ采用的也一直是这个方法——作出正确的选择。

由于ルキ对于犯错和欲望本身抱持着很强烈的厌恶和恐惧感,所以他其实很执着于正确本身,在他看来,只要做出正确的选择,自己才能保护他人,才不致于失去他人。比如说选择为了保护兄弟而隐瞒真相,强迫自己肩负起责任,又或者为了优先保护ユイ的安全而选择放弃营救ユ一マ他们。作出正确的选择已经变成了ルキ保护自己而采取的手段,为了让自己不要对欲望和冲动感到不安,他时时刻刻都会告诫自己,尝试得出最好的答案。在BB的CD Drama中,受到黑玫瑰的诅咒时,他坦言自己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身为蛇得到夏娃是不对的,犯错这件事让他潜意识地感到不安(而且卡尔始终没有作出表示也让他很迷茫),觉得自己就算和ユイ一切都是明不正言不顺的,所以黑玫瑰的惩罚反而让他觉得自己把自己犯下的强欲买单(赎罪),可以安心无顾忌和ユイ在一起。

 

实际上,ルキ这个将超我神化的特质其实就是导致LE中「ルキ很不ルキ」的说法,因为ルキ一直勉强着自己成为照顾他人,做出正确选择的存在,所以无意间等同搭建了一个外在人格——一个无论何时都能完美处理问题,帮助其他兄弟的好哥哥。然而,外在人格始终都是搭建出来的东西,当内心动摇时,外在人格也无法维持形状,便会暴露出平时隐藏起来的部分。对于其他人来说,搭建出来的外在人格,那个优秀又冷静的ルキ才是为人所熟悉的,不安又胆小的他是陌生的,所以才会产生出他不像他自己的错觉,实际上ルキ始终都是在做自己,只是呈现的角度和面貌不同而已。

(二)亚当篇:无偿忠诚的背后

感情永远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事情,没有什么感情是纯粹而毫无杂质的,或多或少都会掺有一些其他成份的存在,比如说《犬夜叉》中犬夜叉对桔梗的感情,虽然不可否认掺有爱的成份,但更多还是因为愧疚和想弥补的心居多而对她好,又例如说《What happen to Monday》中星期一对于其他妹妹们那种既恨又爱的感觉。感情不单纯,认真较起来还是永远从自我角度出发,但也因此变得矛盾而美丽。

在DL中,ルキ对于卡尔的感情是比任何一个男主角都要强烈的,他对卡尔近乎狂热的忠诚以及崇拜让很多玩家都非常困惑,毕竟处于玩家的立场,卡尔是个十恶不赦的万恶根源,怎么看是怎样不讨喜,连他的亲生儿子们大多也排斥他的存在,然而ルキ他们却因为年幼时的恩情忠诚于他,甚至单看ルキ的话更有种信仰者与神的感觉。如果将ルキ和ユ一マ他们的表现拿来比较的话,其实就会发现不同。大抵而言,虽然ルキ和ユ一マ他们都会无条件对卡尔作出的决定和命令予以服从,只是,如果事情是涉及到与ユイ的事又是另一种说法。对于ユ一マ他们而言,与ユイ的感情最重要的事情,是他们的底线,所以当卡尔的命令侵犯到他们的底线时,他们都是会很自主性地选择反抗和挣扎,アズサ那种极端的情况甚至是会挣个鱼死网破,宁死也不让步。然而,在这点上,ルキ的表现就很不同了,如果卡尔愿意,他甚至会献出生命,舍弃ユイ。(在DF的Manservant End中就自我牺牲了)即使这是为了报答恩人,再怎么说也是过火了。一般人对待恩人,像是ユ一マ他们,即使会尽量顺从,但被触及到底线时也会感到不满而抵抗。但是ルキ却不会有那样的反应,甚至他会觉得,自己的愿望如果和卡尔相悖,那是自己的不是。从这点来看,可以推断出ルキ对于卡尔,比起感恩这类东西,有更实在的东西在推动ルキ对卡尔的无言奉献和敬爱,而要理解这种东西,必须分析ルキ的状况和卡尔所能满足达成的条件。

ルキ曾经说过,爱与被爱之间,存在的问题是接受的那一方有没有那个价值,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价值的人,是没资格被爱的。这个想法其实可以和我前文提及到的点联系起来,ルキ认为他是因为自身的傲慢腐朽(没价值),其他人才会对他耗尽了爱,离他而去。因为否定了自己过往的所作所行,对自我的评价予以贬低,这个时点上的ルキ必然会对自身的价值以及存在产生质疑,破坏旧有事物而建立新生的过程必须是伴随着迷茫以及不解,更何况那是一个探索自身的过程。虽然后来在孤儿院中与兄弟们相遇,从孤寂中走出来,但是迷茫却仍然存在,毕竟ユ一マ他们做到的充其量只是陪伴和信赖,而且于立场上来说,他们是被ルキ照顾的一方,更难以给予ルキ充分的肯定。ルキ的状况所缺乏的,是一个言谈之间具说服力,又愿意对他的价值给予肯定的人。而卡尔的出现却满足了这两个条件。 首先,卡尔对ルキ而言,一开始便是恩人,同时也是无所不能的敬畏存在,他所说的话,从一开始就比其他人要具备说服力多,更容易为ルキ所接受和信任。 其次,卡尔在MB篇第一次与ルキ说话的时候就说了,他需要ルキ为他效力。乍看之下这话很傲慢,但是听在ルキ耳里却是截然不同的——在对自身价值产生质疑的时候,有个很敬重的人突然说需要你,无疑是等于认同你的能力,你的存在。如果说ルキ在家族崩坏时就好像失去方向感的迷途人的话,那么卡尔的出现无异是一盏灯,为他照亮了方向,让他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由于ルキ对自身价值和意义的重拾是藉由卡尔的存在完成的,所以报答卡尔这件事尤为对ルキ来说重要(尤其是他这种,比起其他人对「利益不是理所当然」这件事有特别深刻的感悟的人。)而这个报答他愿望的手段,就是成为亚当。ルキ非常清楚卡尔对「亚当的苹果计划」有多热切的盼望,所以成为亚当意味着的,就是成功帮助卡尔,肯定自身对他的价值,所以由MB篇至LE篇,ルキ都近乎偏执地执着成为亚当(后面变成执念) 说到底,ルキ对于卡尔的忠诚虽怀有感激的意味,但也无可否认带着私心。

 

ルキ前面对卡尔是如此忠诚,反而反衬出后面知道真相的时候有多讽刺——既想否定真相,但又无法反驳冷冰冰的证据。而在这个情况下最值得玩味的,是ルキ对这个困境采取的做法:逃避。虽然说把真相隐瞒下来大部分原因都是为了保护弟弟们,但如果认真细究起来恐怕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用真的把退路封死。其实在ルキ与キノ谈话之前,ルキ对真相的真实性已经有八,九成的把握,几乎都肯定卡尔是导致他们悲剧的真凶了,但在与キノ的谈话中,ルキ仍然尝试否定キノ提出的推断,反覆呢喃着的只是无力的「没有确实证据」。从这点来看,ルキ在那个时点其实仍然处于不愿意面对现实的状态,如此一来前面的隐瞒就解释得通了。假设ルキ真是把真相盘出,到时候就算他不愿意,也是变相地承认这件事(卡尔乃悲剧真凶)是板上钉钉的事,对于一直以来敬爱,崇拜卡尔的ルキ来说,恐怕是比什么都要更难受的事情吧。

 

整条线下来,虽然最后ルキ也是选择原谅了卡尔,并依旧视之作(吸血鬼的)父亲,但要说ルキ对卡尔的感情没有一丝失望,那肯定是假的,对于看淡亚当种种,这当中除了有ルキ接受了需要家族支持的不完美自己外,还有就是对卡尔的感情也没有过往那样热切吧。在Vampire End中,他坦言自己经历过后,才懂得卡尔其实也有自己的难处(被众人期待然后成为众人所希望的样子),也会像普通人那样犯错,所以对待卡尔的感情,反而多了几分儿子对待父亲的感叹和亲情,而非信仰的崇拜和绝对服从——淡泊而带点怀念。

 

(三)爱与理解篇:伴你同行

 

圣经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上帝期许人们的爱是如此纯洁美好,就像他的圣子耶稣钉在十字架,为众生而牺牲那样的无私之爱一样,当一个无辜的人自愿地走上苦难的刑台时,爱的光辉是如此灿烂。然而,人们虽然仰慕,但却无法承受高尚背后的代价——人都是弱小的,因为怯懦,所以在无法辩识他人对自己的感情时,没办法勇敢去付出,去爱他人。然而,明明做不到去爱他人,人们仍然歇止不了被爱的期待。

 

相较后面几个续作的ルキ,在MB篇初登场的ルキ,其实是多出几分戾气和攻击性的。对于ユイ投向的好意以及温柔举动,他非但没接受反而还攻击回去。比如说ユイ为他做夜宵时,他的回应就是「非常前卫的手法。」,ユイ见到他痛苦时感到不忍心时,他却激烈地说他不需要同情等。这种油盐不进的冷硬态度令很多抱着求糖心态的玩家怯步,毕竟再怎么说,抱持着好意却被对方拒绝甚至是冷硬回应,都是令人感到不愉快吧。在此,不得不为ルキ的这种残虐性正名,毕竟事实上,残虐的性质不是他发自内心的愿望。

 

在面对心理创伤时,人的反应大抵而言只有两种:攻击以及回避。单论后者的话,就以创伤后压力综合症(PTSD)最为有名,个体对于不想忆及的痛苦回忆会作出逃避,转移视线等行为,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进击的巨人》的女主角三笠,当艾伦的母亲要被巨人吃掉时她做出的反应是别过头回避失去家人的光景(值得玩味的是,艾伦则是从头到尾看了下去,形成了对比)较之前者,这其实是一种颇为消极的对应方式。攻击主导权。比较类同的例子就像是ライト的自虐游戏,因为害怕爱所以主动贬低爱藉此取得主导权(详见ライト的分析文)而ルキ采取的,恰恰就是这种做法——透过否定ユイ的善意,来保护自己面对「爱」的创伤。说到这里,可能又会产生了新的疑问,对于ルキ来说,爱是创伤吗?没错。

 

正所谓爱之深切,恨之深切,当初的爱有多刻骨铭心,被背叛时的憎恨就愈是深刻,看看ルキ的父亲就知道,当他知道自己最深爱的儿子竟然成为了仇人的养子时,他的语气难掩深深的失望以及憎恨,ルキ同理。在回忆篇时,ルキ对于家道中落的现实虽然感到震惊但也很快接受过来,但是当家仆出言嘲讽说他的母亲抛弃他时,他却是立刻冷笑反驳,非常肯定地断言这是不可能的事。只是这样微小的反应其实也可以看得出,ルキ对自己父母是有着无条件的信任。有人曾经说过,这个世界的人,谁你都可以不信,只有家人不会背叛你,伤害你。但是假若连唯一信任的至亲都背叛信赖,人又可以如何自处?这与被世界(全部)背叛有分别吗?这种痛苦,即使是成年人都难以忍受,更惶论是一个心智未发育完全的孩子了,只是旁观的话,是很难想像这种创伤对一个孩子来说有多严重。正因为曾经给予的爱变成了虚构、华而不实的讽刺,所以ルキ比谁都要更加憎恨伪善,比谁都要猜疑着爱。也是为什么,当ユイ说,她觉得她没被自己的父亲抛弃时,ルキ作出如此激烈的反应。虽然这当中也有ルキ对神职人员固有的偏见和排斥感,但更重要的是,ユイ的经历和他以前的经历相似,他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情况投射上去。那句「你为什么可以断言自己不是被抛弃了」与其说是针对ユイ,更像是「你凭什么说我不是被抛弃了?」的潜台词。否认了ユイ不是被抛弃了就等同于说自己不是被抛弃了那样,对于ルキ来说更像是讽刺,所以他才会有激烈的反应。

 

在MB篇牢囚事件出现时,有些人其实是很不以为然的,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ルキ曾经也被剥削自由,也为此而感到痛苦,为什么又忍心将痛苦加诸于ユイ身上?ルキ本质是个很温柔的人,他没可能不明白自己这样做对ユイ的伤害,甚至在后面,他也因为囚禁着ユイ而感到痛苦。那么,即使是到了这么痛苦的地步也要坚持的原因是什么呢,当ユイ这样问道时,他回答道「是为了得到一切,然后夺取一切。」这句很明显是呼应Manservant End那句「得到夏娃,然后向世界复仇」但是如果单纯将表台词理解成ルキ的真心话,其实未免是有点妄断的。要知道,コウ曾经毫不掩饰地表示ルキ是个看得清别人看不透自己的人,尽管他平时很冷静优秀,但感性才是他真实的一面,在摊上自己的事时他比别人还要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所以如果因为本人亲口直述而将报仇理解成ルキ一切行为的动机的话,其实是缺乏说服力的。

 

回到当初的问题,既然不是复仇世界,那么动机是什么?要分析这点,首先看看当时的ルキ在为什么而焦躁。在那个时点,ルキ他们的住处已经曝光,ルキ因为担心アヤト他们(外界阻力)找到ユイ才把她藏起来的。这个理由乍看之下很合理,但其实细想起来经不起推敲,毕竟如果是真的害怕这些外界因素,前面堂堂正正把ユイ带到学校里也就不合理了,就算被发现了住所又如何?大不了的就是正面交锋,ルキ在学校那时就让ユ一マ和アヤト干过那样的事,在自己地盘怎么说也不可能会怯场,所以单纯害怕アヤト这个威胁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如果仔细留意コウ的一句台词的话就可以发挖出答案「如果ルキ君成为亚当的话那就不用躲嘛。」是的,其实决定性的因素不是外在阻力而是潜在隐忧。ルキ在囚禁事件时坦言自己早就知道他们这种非纯血是成不了吸血鬼,只是不想承认。单纯理性思考,如果ルキ他们是当不成亚当,那他们是没有任何理由留着ユイ的,甚至可以说,アヤト来要人的话他们以立场来说也无话可说。既然当不成亚当,那么以蛇的身份退让,将夏娃交回给真正的亚当——整件事非常合理。然而,ルキ却没有那样做,而是把ユイ囚禁起来,为什么?答案很简单,因为他爱上ユイ。当初不害怕アヤト,是因为一来对ユイ还尚未有如此强烈的感情,二来是因为自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留着ユイ,但是一旦失去了亚当候补这个理由,就再也没退路,即使アヤト真的带走了ユイ,他也没办法做到任何事,毕竟アヤト他们也是亚当候补,他们做的事其实也没有任何指斥之处。复仇世界,不让卡尔抛弃自己这些是虚的——把ユイ囚禁起来的做法,是逃避「交还夏娃」这一个事实,维持现状,仅仅只是如此。

 

之所以会害怕感情,是因为太过重视感情——说的就像是ルキ这种人,ルキ把ユイ藏起来的这种做法,某种程度而言都是对卡尔的一种不忠,但是他仍然那样做了,只因为爱着。曾经有人说ルキ是个理性的人,我对此感到不以为然,理性虽然都是他的一部分,但那是手段不是本心。在LE篇中,ルキ曾经就对ユイ进行了两次试探,一次是问如果他说他要杀了シュウ,ユイ会怎样做;一次是问ユイ跟着他走是不是为了阻止他。这两次的质问尽管内容不同,但是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如果我变得不如你所想了,你会讨厌我吗?」直白点说,ルキ在感情方面是个非常没有自信的人,曾经受过的伤害使他没办法打从心底地相信自己被爱的事实,在他看来,只有自己做得令人满意,才能有被爱的权利,如果自己变得不优秀了,就会令他人耗尽爱,因为对此感到不安,所以才会刻意以问题的形式提出,试探ユイ的心意,希望听到自己想听的答案。在DF篇中,他曾经那样说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陪伴在身旁。我一定是,希望某人能对我那么说。但是,我也知道那是不能渴望的。一旦渴望便会受罚吧。仿佛在过去,我对某人所做的一般。」他是那样感性的人,既渴求着爱,又害怕着爱,所求的仅仅只是如此简单。

 

莎翁曾说“The course of true love never did run smooth.”,无可否定的是,爱情本身就是从自身出发的东西,所以过程中难免有很多磨擦,像ルキ和ユイ也有过因妒嫉而误解对方的时候(参见DF篇),也会有因为价值观冲突而意见不合的时候(参见MB篇小猫事件),但是他们都尝试去了解对方的感受,体谅对方——当他们吵架时,ルキ反省自己的所作所行,尝试体谅她的行动;当ルキ感到烦恼时,ユイ握着他的手,静静聆听他的话。人不是上帝,在没办法肯定别人的爱时,他们没办法有勇气去爱他人,但是人能做到理解别人,正因为互相理解,才能建立羁绊,才能慢慢脱离自我中心的想法为他人着想。ルキ也是如此,从一开始不信赖爱,开始慢慢与ユイ互相理解,互相扶持,最后重拾过去的爱,这一系列的过程中,ユイ始终都不离不弃,坚持陪伴在他身边,尝试理解他的感受。做到去爱人看似奇难无比,但只要有某人一起相伴而行,其实或者地狱也是天堂。

(四)欲望与秩序篇:人类之子

「明明不想知道真相,但是却无法歇止追求......人类这种生物真是不可理喻。」——丘比《魔法少女小圆: 叛逆的物语》

 

如果问我,人类这种生物与其他生物最决定性的差别在哪儿,我不会说是他们最引以为傲的智慧;最触动人心的亲情;或者最无法泯灭的文明——我觉得,人类最美丽,最特别的地方是在于他们为欲望困扰这点。王尔德曾经说过“Man is a rational animal who always loses his temper when he is called upon to ac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ictates of reason. ”虽然人以智慧鼎立于食物链之上,却无法用智慧去解决自己的欲望问题,所以历史才会发生无数不能被挽回的悲剧。即使先后有苏格拉底或者柏拉图这些智者去试图突破,终究还是无法摆脱这种根性。大概以前的人们也察觉到这点,才会有「一念之欲不能制,而禍流於滔天」和「无欲则刚」的劝诫吧。从这点来看,人类是远远优胜于其他动物的,因为动物只是顺从欲望而行,而人是会为理性所挣扎动摇。

卡尔曾经称呼过ルキ三次「人类之子」,第一次是初次见面时,第二和第三次是在MB的Manservant End时。有人可能会说,人类之子这个称呼只是指ルキ过去曾经的人类身份,过度诠释剧本娘的字眼是没必要的事情,这其实不太正确,因为剧本娘很清楚她自己写的剧本,而人类之子这个字眼,同时也是构成ルキ整个角色,整个剧本的一个轴心。要论证这点先要看看两个点:首先,在Manservant End中,卡尔的台词是「果然你最后都是卑微又可悲的人类之子啊,ルキ」,注意卡尔用的是「果然」和「最后」这两个词,暗示了卡尔在与最初见到的ルキ作比较,所以潜台词其实就是「你果然和我最初见你的时候毫无区别,是个人类。」然而这个时间点卡尔明明已经物理上把ルキ的存在改变了,却仍然这样说,那也就是说,卡尔口中的人类之子并非指身份,而是ルキ身上的某些特质——某种他初次遇见他时便看到,并能在那个End中很好体现到的特质。另外一个十分值得玩味的点就是,明明细究起来无神家的四个孩子都是人类变成的非纯血吸血鬼,但卡尔只称呼ルキ一个人作人类之子,对其馀三人则没有那样做,更加可以确定了ルキ身上有什么决定了这个差异的存在。(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剧本娘的不同所以没把这个点写进去,但这是剧外话,所以暂且不提)

悲剧是很奇怪的,虽然它令人动容不忍,但往往会是揭露一个人的心底话,又或者说透露一个人的本质的最好手段。我们先来看看,ルキ遇见卡尔和在最后结末时,有什么相同之处。在初见面时,ルキ刚好被处于逃跑计划暴露被孤儿院的大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而这个时候的ルキ,其实精神处于很崩溃的状态,说是人生低谷也不奇怪那种。为什么呢?其实有一个细节可以解答。首先是那个烙印,虽然后面的DF篇和LE篇都很少再提及它了但其实也不能就把这回事给忘了。ルキ再怎么说也是原贵族,他有他的自尊和骄傲,这是打从出生后便刻在骨子里的东西,然而当时给ルキ烙上刻印的大人却那样说了「这是为了提醒你你只是只家畜而已」,如果只是单纯的口头讽刺这倒还好,最要命的是,这句还真是无法反驳。即使拼尽全力大闹,想尽自己所能逃到自己想及的自由,自己还是如此无力,无法保护兄弟也无法保护自己,既然再怎样挣扎都是徒劳,最后还是会回到地狱去,这和没有自由,等待被宰割的家畜有分别吗?没有——当你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挣扎,事情也不会有变化时,这恐怕才是名为绝望的心病侵蚀的瞬间,尤其以ルキ这种骄傲的人来说更是。ルキ在未被抓着前,抬头看着青空时,其实是还抱有希望的,虽然失去了家人,失去了过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至少,在这份美丽的青空下,他还是拥有着自由,如果拥有着自由,或许其实能改变什么也不定,但是后面连自由这一点点的希望也被夺去时,ルキ是真的感到彻底的绝望了——世上最残忍的事,莫过于给了希望后再夺去一切。卡尔说,ルキ的内心当时是充满了愤怒、憎恨以及还有绝望这种副面情感,真的很像人类。难道他的意思是拥有这些负面情绪的人就像人类吗?倒也不是,想理解这点,或者先来看看Manservant End时发生的事情比较好。

无法成为亚当但又对ユイ怀抱着强烈感情的ルキ,终于在精神的临介点崩溃,杀掉班上所有人之后来到ユイ身边,与她共赴黄泉。这里一个很明显的点就是,ルキ再度陷入人生低谷期。虽然已经没有了束缚他自由的大人以及牢囚,但他仍然不自由——因为他遇见了ユイ。一个人,如果从来没有喝过水,那么他不会明白自己口渴的情感;同样,一个人如果从来没有得到自由,那么他也不会明白自己是不自由的。成为亚当候补,ルキ有了可以与ユイ产生爱情,产生幸福的自由以及权利,当他遇上ユイ时,他慢慢重拾起过往失去过的东西,爱,信任......然而,这一切都会变成停滞不前的遗憾以及过去——因为他无法成为亚当。掌上珊瑚怜不得,却教移上作阳花,他没有去拥有夏娃的权利和自由。给予,然后再夺去的绝望再次出现,那成为了他们悲剧的育床。

如果说有什么决定性的东西说明卡尔的「人类之子」的话,我想「为欲望而感到痛苦」这点或许就是最合理的说法。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因素。第一个考量是从上文提出的两个例子之中得出来的结果,在那两个事件中,ルキ的行为都呼应了我提出的假设。我刚才提及到,两次致ルキ于悲剧的利刃,其实都是同一样东西,名为绝望的心病。但是绝望这种东西不会无缘无故存在,就如同阳的存在是因为阴的存在而诞生一样,是因为希望存在,所以绝望才会伴随而生。在LE很中,ユイ曾经提过,接受,然后不得不放弃,是ルキ至今为止反复过许多次的循环:接受自己被父母抛弃的事实;接受自己无法变得自由的事实;接受自己无法成为亚当的事实。ルキ其实是个很真实的人,即使嘴上说服自己接受,他其实心里还是没法放下,或者放弃。即使好像已经不在意过去父母对自己的抛弃,面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时,他仍然难过的喊出「失去一切的是我啊!」;即使认同了シュウ成为卡尔的后继,仍然寻求着自己失败的答案。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明明知道自己是不知量力,仍然去理想,仍然去追寻,那副被欲望束缚困扰的模样,其实或许就是卡尔称ルキ作人类之子的原因。

而另一个考量,也就是更加争议性的考量,则是出于ルキ对待家人的态度所结论的。单刀直入来说,ルキ和他父亲在导致自身悲剧性质这一点来说,其实是非常相像的。有人曾经也有疑惑,ルキ的父亲口中所谓的爱其实也不过如是,毕竟如果是真的深爱着的话,那么是不应该抛弃的。但我会说,ルキ的父亲,虽然做出了逃跑的懦弱行为,但是他对ルキ的爱我不会加以否定。在ルキ小时候的回忆中,父亲从来都是个温柔慈爱的人,除了一个晚上,就是他喝醉后在家里胡乱发脾气的那个晚上。那一晚,父亲藉着酒精宣泄自己内心满腔的怨气和不得志,对家仆甚至是妻子动粗,丑态百出,然而在翌日,面对自己的儿子,父亲又好像化身温柔体贴的慈父,彷佛昨天的事不曾发生,令ルキ几乎怀疑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被恶魔附身了。(ルキ的父亲后面对ルキ的怨其实还是出于爱,因为爱自己的儿子,但儿子竟然反而帮着仇人,在他看来就是恩将仇报。)即使憎恨别人,贬低他人,ルキ的父亲也继续在ルキ面前扮演好的父亲,不向儿子透露,倾诉自己的苦况,以致到最后的最后ルキ才察觉到家族崩坏的真相。就因为不想失去家人所以不想依赖家人这点来看,ルキ其实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和父亲确实相像。当初尚未察觉自己堕落的ルキ,即使如何贬低他人,贬低家仆,面对自己的父母,他依然是个令人疼爱的好儿子;在知悉了卡尔隐瞒的实情后,为了从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重真相手中保护弟弟们,他宁可自己一个人死守秘密,默默忍耐——他们对家人是无条件的好。

曾经有人说,一个人对待自己家人的态度,可以看得出他的本质,他的人生。我想,因为家人是一个人的生命中最亲密的关系吧,怎样对待这段关系,以怎样的态度去处理,其实就能看得出很多事情了。ルキ其实和父亲一样,无论怎样,对待家人都是最好的,明明一个人扛着会很辛苦,但又不想依赖,结果把自己推进更深的无奈之中。这其实和小圆提到那个「尝试做正确事情」的概念有点相像,虽然想尝试变得正确,但事情反而变得愈来愈糟糕,最后又绕了个大圈子被自己打败。ルキ和ルキ的父亲,都是想去做正确的事情,努力想去修正一切,但是在变得正确的同时,同时又迷失自己的愿望之中。ルキ的父亲本身是想为了保护家人(主要是儿子)而尝试修正工作上的事情,结果却精神崩溃反而抛弃了儿子;ルキ本身是为了保护弟弟才隐瞒真相,但反而一度想放弃Eden,把求救的弟弟们弃之不顾。(某种程度而言,ルキ在MB中的BE性质和他父亲最后上吊自杀的性质是接近的,不同的只是ルキ的父亲没有顾及他,而ルキ则是忍受不了寂寞要和ユイ一起走。)ルキ即使变成了吸血鬼,但还是没有改变他这份态度,所以才会感到烦恼吧。克莉丝塔说,ルキ烦恼于劝诫自己时的样子宛如卡尔,或许因为自己也有这份感触,卡尔才对ルキ有多一份感叹和哀怜吧。虽然期盼着理性,但又在愿望之中迷失,感到困惑,甚至导致悲剧,那份可怜的模样,充满着人性。

因为ルキ其实有着如此感性而矛盾的一面,所以我在看到LE的Brute End时还是挺惊讶的。在那个BE中,ルキ对于想与他共赴死亡的ユイ没有加以拒绝,反而坦然地说出「放弃选择正确道路」的话,没有考虑コウ他们怎样,而自己应该怎样,只是单纯不想让ユイ成为他人的妻子,即使杀了她也要与她在一起,仅此而已。乍看之下,这个Brute End虽然和MB篇那个Manservant End非常相像,但其实有着决定性的差别。MB篇那个BE,更像是走投无路的人狗急跳墙的悲剧,而LE篇这个BE,ルキ则是头脑清晰,是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情况而做出的选择。这份坦然看似来得很突兀,不像是上文分析出来的ルキ会做的事,但其实这是有迹可循的事,基本上可以说是从ルキ打算将真相对兄弟们盘出的时候就已经得出的答案。在与キノ的对质之中,ルキ察觉到了,无论是卡尔还是他的父亲,其实都是想做正确的事情去保护他人。虽然现在也无法知道卡尔的真意,但从他给予了无神家四人家庭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只字不提这点看,他也是不想破坏他们现在的幸福,所以才任由真相沉于海底;ルキ的父亲虽然最后抛弃了ルキ,但在那之前其实他也尽力修正好一切,甚至最后也没有对儿子透露自己的困难和痛苦。但是他们虽然做了自以为正确的决定,向他人隐瞒一切,但到头来,无知地活到最后又突然被揭露真相的ルキ才是最痛苦的那个:直到最后他才知道家庭的崩坏,直到最后他才知道养父的真相。ルキ明白到被隐藏真相的无知其实是不幸的,也明白自以为是的正确选择其实并不可取,所以才会选择向弟弟们坦诚真相。从那个时点,ルキ对正确的执着已经淡泊了很多,其中一个很好的证据就是在Vampire End中,ルキ能很坦然地正视自己的不完美,说出自己是需要家族扶持的平凡人,最后顺从自己的意志生活在Eden中。如果是以前的ルキ,大概会因为兄弟的关系而回到下界,但是经历过种种,ルキ其实变得更坦然地遵从自己的意愿了,即使留在Eden多少有着逃避性质,但是他还是顺从了自己的内心选择自己想去做的事情。(过往即使是MB和DF的Vampire End中,ルキ即使选择了自己的意志,他也是会有很强烈的罪恶感和不安)

在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的哲学世界中,传统哲学的客观的真理是不存在的,对与错也是不存在的,所谓的真理和对错只是存在于人类的主观认知。「由于人类没有任何外在的指引,可以作为教导我们应该如何作出决定的明灯。人类像是在漆黑的深渊上,没有任何承托凌空飘浮着,足不着地的感觉叫人不安害怕。人类又像在大海中的小舟,四周也看不到陆地的踪影。理性主义的客观真理,就如给人有踏实感的陆地,而存在主义则指出,这个陆地从来不曾存在过,只不过人欺骗自己以为自己站在陆地上。」这其实有点像尼采的「上帝已死」论。存在主义所提倡的主义,是人应该要拥抱自由,並勇于承担随之而來的责任。我们应该要慎重地作出每一个決定,不要让自己在日后后悔当天的決定。人类是一种很弱小的生物,正如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所写的台词一样“To be or not to be, it's a question.”,欲望与理性的争论永远都没有休止的一天,甚至直到死亡为止,我们都仍然在迷茫、困惑。然而即使如此,我仍然觉得这份特质很美好。因为我们不完美,才需要和他人连系,在他人身上得到自信和勇气后,就不需要再因为恐惧而强迫自己成为正确的人,那样才不会后悔。正因为有着ユイ的爱以及弟弟们的支持,ルキ才能挺起胸膛说「很不巧,在她(ユイ)眼里看来,我什么都好。」 当他的脸上洋溢着那份骄傲以及自信时,我很清楚,他已经接受了自己身为人类的弱小,不完美了,或许正因为如此,这份人性的光辉是如此美丽。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アルくん 的頭像
アルくん

宅系少年的幻想世界

アルく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