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_20180527-185201~2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西瓜虽然是个风中凌乱的漫画家,但要表达的东西还是很白的。所以说真,当我在吧里看到有人说金木是因为宝宝才那么爱董香,又或者直到看了144话才发现金木那么爱董香那些发言时我真的很无语,究竟是西瓜太文青想表达的东西太晦涩还是说金木太好戏表现得不明显?金木对董香的感情,其实都写得很明白了。

 

首先必须说明,研香这条线虽然一直有在走,但不代表金木前期对董香有过什么很明显想法,非要说的话就是他作为搜查官佐佐木琲世时,他对咖啡店店主的好感。但是这里我必须将金木和琲世分开来看,尽管本质上他们都是同一个人,但对待感情的方式却是非常不同。其中一个最明显的证据是,琲世愿意承认自己对董香有小心思,常常跑去:re偷看董香,但是金木即使恢复记忆,保留了琲世的感觉也没有对董香有任何表示。这其实涉及一个很根本的问题——恐惧。 要说导致这个因素的东西,也就是金木有但琲世没有的经历,就是与利世的交际。 虽然不知道利世是不是金木第一位喜欢的女性,但可以肯定的事与利世的交往失败对他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打击,想想看,自己喜欢的女性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还使自己的人生来了个180度大逆转,变得一团糟,怎么会不打击沉重。俗话说得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蝇,有过这样非比寻常的交际经历,恐怕是个人都很难对以后的爱情相关放寛心吧,更何况金木是个如此䊹细的人。即使保留了琲世的感情,对董香怀抱着好感,金木也肯定不会愿意放胆去告白自己的心情吧。正如他自己所说,每当以为事情顺利时,就一定会碰丁,像利世那时的事一样。这样胆小的人,一定是不会愿意赌风险去剖白自己的心情,所以虽然说一系列的告白上车中,董香都好像过于主动,显得女强男弱,但要不是这样干的话,戏是没办法唱的,老金的德性就是自私得不愿去赌任何一个风险去破坏他自己的幸福x。(在这点上,琲世更像未遇到利世前的金木,偷偷看着暗恋的对象,然后移开视线,既坦率又可爱。估计如果气氛够好他也会有勇气告白。)

 

综合这些想法来看,研香线虽然一直在进行,但事实上却是没有真正的发展起来,因为金木对董香的感情并不强(这里是指男女方面的感情),而且都会因为那副德性而选择性无视自己的感情,所以前期几乎都是铺垫董香对金木的箭头,但也谈不上cp成立。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到了这个阶段,主线演了那么多,金木还是对董香感情那么谈,那为什么他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董香爱得死去活来?岂非自打脸说不通? 事实上告诉你的是——Yes he can. 我必须承认,这么快把一个人爱得如此深沉,在漫画两大页满屏不断呼喊着对方名字是热恋得恶心和奇怪的地步,但这也只是放在正常人的情况,谁都知道老金吃过的苦头不是正常人所能受,他的思路又岂是常人能比?以正常人的尺度去想老金是你的肤浅(滚)。首先他对董香的感情便并非单纯的纯爱,和阿米基德那块黄金一样是混了其他感情的非纯物质。

 

要论证这点其实还是得追溯124话时金木和董香开车的一段对话,董香问他要是他想英了怎么办,金木说他其实也不知道能咋,因为一旦产生了这种念头就会忍不住想要见他,言下之意也有他会想刻意避开这种想法不去想英的意思。必须说明,在当时那个点,英还是比董香更重要的存在,可以说是老金的心中挚爱,没有基的成份,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老金打有马前心中犹豫也得靠脑补英来给予自己勇气。英之所以是那么重要,因为他对金木而言也是「归属」,从小对他不离不弃——即使他不懂高槻泉,不懂金木的喜好,但重点是他从来都会陪伴在金木身旁给予他安稳,就是这点,对失去母亲的金木来说已经无可替代的重要了。既然英对金木如此重要,失去了英的金木又会不像失去了重心的人一样?金木一直因为失去英而感到痛苦,只能靠刻意回避去缓解痛苦,可以说,虽然金木看上去一直相安无事,但精神状态还是处于一个很不稳定,甚至可以说是脆弱的状态。浅白点来说,金木是个重度依赖者,他精神状态的健康必须依赖某些人和某些事维持,也就是说,要让他感觉到被需要,被重视,才是最重要的。(这点在后面成龙与利世的对话可以看得出,金木说他有归属所以很开心想去为他人战斗,感觉自己活着有价值)

 

这样说来,金木会以火速的速度与董香打热其实是不奇怪的。一个人,要是渴了,也会觉得自己喝的水特别清甜;金木失去了精神支柱,适逢孤独寂寞的煎熬时候,正巧自己有好感的女性也对自己抱有好感,怎不会轻易陷了进去?有人可能会说,我前面才说金木对爱情有恐惧mmp这不科学脸超肿,其实不然。承然,如果只是单纯的喜欢,或者半调子的爱,是没办法打动到多愁善感的老金,最重要的事还是让他愿意相信自己是真正被爱着的。而要建立这份信任,便必须要有货真价实的证明和事实,所以125-131话期间那些研香糖便显得十分重要了。

 

首先,第一个证明就是金木和董香的初夜。车不能乱开,尤其是食尸鬼好歹也是在Young Jump刊登的东西,西瓜非要来这么一手绝非毫无意义单纯刷热度。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性意味着什么呢?我会说,如果一个男人没有睡过那个女人,他不会觉得那个女人是真正意义上属于他的,这也是为什么有些男女即使分了手后,男人心里某些地方还是觉得前女友是自己的东西——性对于男人,对于雄性来说,是征服,是权力,把一个女人压在身下,也就是被那个女人接受了。金木虽然看上去弱受,但绝对是个正经八百,有欲望的正常男人,画面一开始的法式接吻镜头看得出是他主导,对董香的胸也很有兴趣(并不)。只是还是那句,金木内心始终很不安,过往那些经历让他无法放开怀抱,相信自己能这样幸福,所以在过程中,他不断地反覆问,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而董香却一次又一次给予肯定,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献给了老金。金木与董香的车,并非是要卖弄什么,而是真的有其意义存在的,正如王尔德所说,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男人和女人之间,说到底还是以最原始的手段确立关系。藉由肉体第一次的重叠,金木肯定了自己被董香所爱着,被他人所接纳着,建立了第一个证明。

 

第二个证明,就是金木和董香之间的生命。其实直白点说,以我对老金的认知,他对那个孩子,大概是抱有无所谓的感觉,也就是说,如果董香和孩子之间要他选,他肯定保大不保小。这里引用一下蕾姆在if线的告白,蕾姆说,和486私奔后她其实一直很不安,她始终觉得自己没有能拿出与486并驱的东西,让486喜欢她甚至更多于EMT(毕竟486原先是喜欢EMT),所以怀了利格鲁时她是高兴的,毕竟孩子的到来就像证明她和486有了确实的联系,不是那种脆弱,随时可能崩塌的关系。(恐怕也觉得自己比EMT多出了优势,毕竟自己真怀上了486的孩子2333)我要说的,蕾姆都说了,金木的想法,恐怕其实也和蕾姆差不多,孩子是咋样其实没差,只是有了孩子,就有了和他人联系的实感,可以证明那段关系是坚固,仅此如此而已。

 

第三个证明,也就是最重要的证明,是依子救出那件事。还记得金木被囚禁虐待时,他在与利世的对质中大吼出真心话「妈妈,为什么你要抛弃我,好寂寞啊,我不要一个人,我好希望你选我,我好希望你为了我活下去——」小时候妈妈没能选择而过劳死的阴霾始终困扰着金木,所以对金木而言比任何言语都要有力的证明就是,选择——选择他。131话之所以要画西尾前辈和金木的对话,就是铺垫这个点。当西尾前辈告诉金木他身体健康堪忧时,金木自己其实也很担心,所以他其实根本不想救依子,毕竟自己闯大本营这种事肯定很危险,而且又会折损寿命。但是即使如此,他也有救依子的想法,因为依子是董香的朋友,正如英对他很重要一样,他也知道依子对董香很重要,所以不想董香难过。两边的心情也是真,但金木的天秤其实是很明显了,证据就是他尝试向董香隐瞒这件事,把通知书收起来。只要把这件事藏起来,他还是可以不去救依子,但把事情向董香剖白,就连退路都没有,因为在他看来董香一定是想拯救依子,到时候他不想董香难过,一定会去救吧。所以当他知道董香可能看过通知书时,他便很不安地看着她,心中疑问,你会想我去救她吗?又译你会选择我吗?当然,虽然期待归期待,金木是没什么自信的,所以董香的答覆就令他非常惊愕——他没想过,他自己是会被选择的一方。依子是对董香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就像他所珍视的英一样,然而即使那样,董香仍然是选择了对她见死不救,和他一起,也就是说——对于董香而言,他是比依子更之上,重要的人。这段,漫画中金木的表情很奇怪,首先像是恐惧般的惊愕表情,然后是微妙的勉强苦笑。为什么会如此复杂,恐怕是因为两种极端的心情在拉锯:一方面为自己被选上而感到喜悦,一方面又对必须选择这件事感到排斥和恐惧,唯一可以肯定,这时的金木对董香的爱已经建立了完全的信任,他很肯定自己是被爱,被接纳着,所以他也下定了决心,和董香结婚,正式确立他们的关系(毕竟他还是喜欢用什么去证明自己与他人的关系)

 

个人认为,这个时候董香的地位,已经比英还要稳了,毕竟她做到英都没有做过的事,就是在重要的事物之间选择老金(不知道英做不做到,只是西瓜没有安排那样的剧情)金木对董香的爱,要说没有其他东西,说出来打死我我也不信,如果他对董香是纯爱那么咱们前面也不用举三个证明,他对董香其实更多还是强烈的依赖性,在失去了英后,董香的立场无疑于是能让他安心,给予他归属的人,所以说,虽然金木对董香有爱,但成份更多是EVA那句I need you.事实上144话也很好的证明了这点,那满屏的董香就是证据。金木脑内争执不已,但有点是明确的,众金木都很无助,不知可以怎样办,之所以会在那个时候想起董香,与其说是想见董香,不如说把董香当成目标,想见她,然后得到安稳感,这让或许来得比较正确。 金木对董香的爱,是不完全的爱,如果是纯粹的爱,更应该倾向像蕾姆那样,无私的奉献和付出,金木现阶段看来,对董香还是索取大于付出,可以算是依存型的爱情。董香在天桥那句真是不假,老金是个很自私的人,他其实没怎么管别人的感受都是在意自己。然并卵,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董香还是喜欢他这样,我也是喜欢他这样,所以到底还是自己不够自重(摊手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アルくん 的頭像
アルくん

宅系少年的幻想世界

アルく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