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在跑卡拉线时,卡尔曾经那么形容过辛和卡拉「一心想要期托理想之人」以及「一心想要承接理想之人」,月浪家整个剧本最迷的事情,其实莫过于辛与卡拉之间的感情纠葛,有时候像卡尔说的,感觉看上去辛像是只是在哥哥身上寻找理想,而根本不在意哥哥的内在,有时候又觉得,辛明明根本不了解哥哥,却非常执着于哥哥。

 

要理解他们俩兄弟的纠葛,其实还是得回到原先的起点,也就是始祖的身份。从月浪家的回忆杀看来,有作为始祖登场的男性角色,都对「力量」有着非比寻常的崇拜以及认可,他们都会认为,力量是主宰一切的决定性因素,比如说辛他们的父亲吉斯巴赫厌恶卡拉的理由就是因为卡拉与生俱来有着比他优胜的力量和天赋,这无疑于自己被自己儿子骑上头的屈辱,所以才不断贬低儿子;又如卡拉和辛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都会选择用力量去解决问题,(像辛那样,即使惹事非惹到浑身是腥,都仍然想着以压倒性的始祖力量让周围人闭嘴,而卡拉,在无法协调弟弟的愿望和周围的压力时,直接选择用力量让弟弟屈服,夺去弟弟的眼睛。)所有身为始祖出生的男性角色,都对力量这一个因素有着绝对无条件的信念,这是源于他们一族的骄傲和教育。

 

如果他们当时身处的社会是讲究力量的话,那么辛的竞争心态也很容易理解了,当时处于顶点的始祖男性是卡拉而不是吉斯巴赫这点即使是辛也心知肚明,所以辛的着眼点自然落在了这个得天独厚的哥哥身上,崇拜和敬爱着他。而卡拉与辛的问题重心,其实也在于这个崇拜上。

 

崇拜有很多种,用《我的英雄学院》来说,崇拜就分了绿谷和爆豪两种形式。虽然绿谷和爆豪同样崇拜着作为英雄顶点的欧尔曼特,但是有着决定性的差别,那就是竞争心态——前者太过把欧尔曼特当作是神明般崇拜,在面对自己的偶像时失去了所有的抗争心;后者正因为把欧尔曼特当作是一回事,非常崇拜他的力量,所以才想赢过他。而辛的心态,恰好就是后者。必须说明,这种竞争性的崇拜形式其实绝对不是坏事,甚至可以说是推进自身成长的肥料,如果只是单看辛这种态度,其实是绝对不可能会导致到兄弟关系转趋复杂的,因为始终崇拜都是一种正面的感情,是对事物抱有着喜爱的心情,即使赢不了哥哥,辛也不会因此而憎恨哥哥,所以问题的根本,其实是在于卡拉的态度。

 

《我的英雄学院》中,爆豪虽然一向是个执着于胜利和强大的人,但在体育祭拿下第一名的他,却对结果完全不满意,不断在颁奖台上发疯撒野——只是因为焦冻其实根本没有认真和他打一场。我虽然对爆豪的某些性格颇有微词,但是他有点我还是很欣赏的,就是无论对手是谁,他从来都不会看轻对方,全力以赴。即使人人都嘲笑绿谷弱小,爆豪也从来没看轻他,之所以会不断贬低他,还是因为害怕绿谷赶上自己的实力;即使对上日丽丽这样娇弱的女生,他也丝毫没放水,全力以赴的打过去,还说出「她哪儿娇弱了」这样的话。这是一种尊重——面对擂台对手的尊重。像焦冻那种「我只会拿出一半不到的实力来对付你哦」是瞧不起对方,也会令真心想全力以赴的对方恼火。卡拉和辛的情况,其实就是爆豪和焦冻情况。

 

当辛真心想全力以赴地赶上哥哥时,卡拉采取的态度永远都是漠视,高高在上。正因为尊崇和喜爱,所以才会想赶上对方,让对方正视自己的实力,即使赢不了也好,其实也想让对方把自己当作「对手」来看待自己。但是卡拉那种沉默的态度,就像是根本不把辛当作一回事的轻视(尽管他心里不那么想)有什么比你想全力以赴时而对方对你一屑不顾更加恼火和难受呢?所以辛只能把问题归咎于自己不够强大,未达到哥哥水准的这件事身上,继而偏执地用各种手段使自己变强,甚至把这种力量至上的价值观投射在始祖王(哥哥)身上,不昔到处在别人地盘惹事生非,甚至连打响战争的事也被他视作为证明自己的手段。其实虽然辛本身也是极好自尊的人,但如果卡拉愿意多给予一些正视,让弟弟感受到尊重,或者辛对力量以及哥哥的偏执也不会去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正所谓距离产生美,正因为辛觉得哥哥是如此遥不可及,他才会觉得力量的极致是不可能屈服于任何他物,对卡拉的理解也愈来愈偏激。

 

其实正如卡尔所说,辛是个很容易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人身上的人,他的老毛病在于他不擅长理解他人,很容易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看待问题。例如说,明明就坚信力量能主宰一切这点来说,卡拉和辛是没差的,然而,在愈到蛇族前来要求辛给出说法时,卡拉和辛的想法却出现了分歧:辛宁死不屈;而卡拉则为了保全弟弟而将自己和弟弟看得最重要的自尊丢弃掉,对此辛当时就只是一昧的不理解和憎恨,只想着哥哥践踏了自己的自尊以及崇拜,竟然屈服于下等眷族,压根没顾及到哥哥的为难,以及大局的势向。其实辛缺少的是一种顾全大局的精神,他看到的东西很狭小,从来都在想自己的信念。一来这是因为他和卡拉接受的教育有差别,看待事物的眼光不同,二来他太过执着于变强,根本看不清其以外之物。

 

辛对于唯的感情,在被卡拉NTR前其实还处于一种竞争心态,之所以会不希望卡拉和唯结合,除了出于对唯抱有的丝许好感之外,还是在于竞争的问题。在原始的动物社会之中,雌性会跟随强大的雄性,这也是为什么动物的发情期来临时总是免不了一些撕杀,因为只有能证明自己比较强大的雄性,才能得到雌性的认可,留下自己的遗传基因,这是所有生物为了篽选出更优质基因并保留下去的一种本能。正因如此,性其实也常常被认为是一种证明权力的手段,为什么11区人民的本子家那么喜欢NTR别人,那么喜欢人妻?因为侵犯了别人的东西能证明自己作为雄性的优越,甚至,如果对象是自己部下的妻,更能彰显自己压倒性的权力。(卡拉后面在辛面前故意NTR他也是这个理)这种动物性的规则在着重力量的始祖世界更是如此——辛其实也很心知肚明,只有力量更能优秀的哥哥才能有权利留下子孙,自己明面上也是掐不过的,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作出偷步行动,不惜瞒着卡拉,也想先下手为强对唯出手。其实在这个时间点上,他们俩掐起来的大部分因素,并不是因为对唯的争执,而是对于权力的争执——只是一种雄性与雄性在证明自己力量上的对峙。

 

在PS那个CD Drama中,辛曾经说过,因为是唯选择了自己,所以他不希望唯忘记自己。如果你想理解辛为何喜爱唯?我想恐怕就是一个这么简单的答案。于辛来说,让一个人顺从的最好办法就是暴力,也就是说以力量让他人屈服,达成自己是正确的错觉。虽说如此,但这充其量都是一种手段,其实辛内心也明白一件事,就是这种物理上的屈服并不意味着心的屈服,正如当初哥哥强行夺去他的眼睛一样,即使身体屈服了,内心也肯定是厌恶的,只是没办法才忍一时之辱。所以他会很自然地觉得,当他失去了让唯屈服的力量时,被他曾经那样过份对待的唯是不会顺从自己,或者对自己好。但是在卡拉想动手给予辛惩罚时,唯却下意识挡在前面保护了他——那绝非因为害怕他的力量而讨好他,相反可以说是一种无私的行为。这是辛第一次,不用暴力也可以得到心中所求的东西。必须注意的是,唯当时是出于对他的理解和同情,这些针对他本人而存在的因素而那样做的,这其实就是另类地表达了「我选择(保护)你是因你是你。」的意思。对于辛的世界来说,力量从来都是证明自身价值全部的手段,所以他才想拼尽全力变强。但是从相反层来说,如果他一旦没有力量了,那他也是没有价值和意义了,就像他针对哥哥一样:一旦始祖王,他的哥哥变软弱了,便不是他哥哥了。所以唯的行为,无疑是冲击了他的价值观的——有那么一个人,即使你没用力量强行让他屈服,也愿意因为你自身而挺身而出,这才是真正打动到辛,让他真正意义上喜欢唯的理由。

 

英雄难过美人关,先有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后有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埃及艳后克丽欧佩特拉七世甚至让凯撒这位被历史学家冕为大帝的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女人的泪水似乎的确是最无坚不催的武器。在我看来,即使多么铁血汉子的男人,心底都有着柔软脆弱的一面,而女人像水一样,慢慢流入他们的心,抚平着他们内心最柔软的一处——女人既是证明他们作为雄性权力优越的手段,也是抚慰他们心灵的清泉。战神玛尔斯骁骑善战,他英俊,强壮,无畏,然而却屈服于爱与美之神维纳斯的动人之下,在《维纳斯与战神》一画之中,就有着那样的描述,“Mars, god of war, was one of the lovers of Venus, goddess of love. Here Mars is asleep and unarmed, while Venus is awake and alert. The meaning of the picture is that love conquers war, or love conquers all.”辛曾经说,唯一点也不弱,她温柔的刚强让他松开了拳头,让一切暴力化于无,甚至,在Manservant End中,辛为了她而作出自己曾经最鄙视的屈辱之行。以柔化刚,恐怕就是指那么一回事——爱能征服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アルくん 的頭像
アルくん

宅系少年的幻想世界

アルく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