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进来的都是hentai!点进来的都是hentai!点进来的都是hentai!!!请允许我这样说!

 

※全篇车无剧情可言的欲望产物,是我这个老司机欲求不满下脑补歪歪的东西

 

※失忆抓,Para-Selene的后续,Track5拉灯的妄想。

 

※肉食Ruki X诱受Yui,极有ooc嫌疑。

 

=====坐稳车不要倒的分割线=====

 

 

「嗯......」

当琉辉的脸埋到她的脖子时,唯能清楚勾勒出那漂亮高挺鼻子的形状,他并没有急着露出獠牙,反而是用脸颊轻轻摩蹭着她的颈间,灸热的鼻息落在脆弱的肌肤上,煽动着神经,微微地搔痒,使她的呼吸有些紊乱,下意识把手扶在他的胳膊上,稳着自己的身体。

 

房间里没有开灯,昏昏暗暗的低沉,视界中只能朦朦胧胧地描绘出对方的身影,当视力无法发挥所用时,感官变得无比敏感,即使只是一点点的触碰都像是被放大了似的,挠得内心蠢蠢欲动。

「怎么了,这种程度就已经放软下来?我还未吸血哦?」琉辉俯在她的耳畔旁,低声细语,他的声音彷佛是哄孩子一样温柔,唯却知道,他是故意用那样的口吻戏弄自己。「因为......」她白皙的脸颊染得通红,努力想辩解「琉辉君......从刚才起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就只是戏弄我。」

「没有那种事吧。」他冰凉的大手摩挲着她的肌肤,从衣服裸露出的肩膀,滑至腰间,大腿,观赏着她因他的触碰而难耐的模样,琉辉不禁萌生起想要更加戏弄她的想法,宛如赏玩陶瓷玉器一样珍而重之的来回爱抚「从刚才起我明明已经那样地宠爱着你,你还不欲求不满吗?还是说......」他沙哑低沉的声音略带了点恶作剧的口吻「你在期待着其他什么吗?」

「那种事......」唯咬了咬唇,洋娃娃般可爱的脸蛋露出湿润的表情,琉辉不禁想,即使在一起这么久了,她还是宛如未经人事的女孩一样不经挑逗,这么轻易就被人调戏过去,天晓得这副惹人怜爱的模样会被其他男人轻瞧过去。

「那种事,琉辉君也尝尝就知道了。」她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的决心一样,忍耐着害羞,用微微颤震着的声音说道。琉辉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唯动作轻柔地把他推倒在床上,骑到他的身上,明明双颊已经因为羞耻而醉红,但语气还是歇力隐藏起动摇「只有琉辉君一个总是在调戏我,这太狡猾了......」她捧着他的脸颊,亲吻他道「被我这样做的话,琉辉君也多少明白我的心情吧。」

撤回前言——

一直以来,她总是处以被动一方,就像孩子一样,对爱与性一无所知,青涩的身体只能不安又期待地接受着他的爱抚亲吻,现在她却宛如成熟的女性一样,爬到他身上,温柔又热情地怜爱着他。女人的手比男人的要来得䊹柔多,当她的指尖解开他的衬衫,滑落在他的胸膛上时,他觉得她就像把手伸到平静如镜的水里,漾起一阵阵的波纹,似水般柔嫩。她的指尖一边滑向他的大腿内侧间,撩动着他两腿间的灸热,一边为他倾泻如雨般的湿吻,灸热而甜美的吐息落在他的皮肤上,彷佛要点燃他的温度。

「舒服吗?」她知道他看着她,淘气似的,绯红的脸蛋露出妩媚的笑容。

「诱惑人的方式变得上手了啊,步调都被你打乱了。」

琉辉不得不承认她的手法确实撩动着他的心,说真的,看着她这样妩媚又淘气的模样,他真的想把她压在身下,好好地教训她一顿。但是,被这样压在下面,被动地接受一切,琉辉出奇地没有感到排斥,唯的主动是他意料之外的,但是自己的反应更是没想到的。他原先认为因撩动而害羞的她是最诱人,就像新鲜刚摘下,娇艳欲滴的蘋果一样,但是现在看着她妩媚又热情地诱惑着、渴求着自己,好像又尝到了丰熟的甘露一样,意外地也不赖。而且,这个角度其实也把她身子的每一寸肌肤一览无遗——要是这样说出来的话她肯定会因为害羞而停下来吧,琉辉决定不作声,享受着她给予的热度。

从胸膛沿至小腹,她专注的给予他爱抚与亲吻,平时的话,她肯定会因此害羞上大半天,但是现在,她却忍耐着这一切。因着姿势的关系,发丝有些碍事,她便稍微把头发撩到耳后。情不自禁起,他伸出手,想去抚摸那头柔软的亚麻色发丝,唯原先沉醉于抚慰中,突然感受到他的触碰,倏然地抬起头来,宛如家猫一样歪着脑袋,那双玫瑰色的莹润杏眸泫然欲泪的看着他——可怜、又渴求着他。仅仅只是那么一眼,他觉得自己一直游刃有余的克制精神好像粉碎了似的,下身的灸热感如电流般窜过,不受他意志般叫嚣着。琉辉怔怔地看着她一阵,性感的喉结因吞咽唾沫而动了动,下一秒,他抱起她的腰际,翻过身来,骑在她身上。

「琉辉君?」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无所适应,唯下意识地惊呼起来,琉辉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的柔软的双唇,狭长的灰蓝色眼瞳微微瞇起,毫不掩饰地俯视她「虽然说刚刚那样也不坏,但果然这样子看着你是最好的。」他微微俯下身,以沙哑低沉的声音呢喃道「我可是打算忍耐的,是你先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不对。」说罢,拨开她颈间的发丝,用獠牙刺破肌肤。

 

「啊......」从口中溢出的是变调的呻吟声,应当痛苦难耐的感觉成了情欲的美妙曲调,期待已久的战栗快感使唯下意识地拥抱着他,彷佛为了抓着什么似的更加把他拉到她身边来。他的动作是激烈而隐忍的,一边变换着角度刺进她的身体索取血液,一边把手埋进她的发间,抚摸她的头发,彷佛是为了固定她的身体好让他吸血,也彷佛是为了安抚她的疼痛。他的獠牙总是带着一股温润的快感,并非掠夺嗜血的索取,而是注入毒液一般的麻痹,继而泛起一阵酥麻感。唯蓦然想起,幻月出现的那一晚,他没有、也不敢碰她,彷如对待宝物那样呵护着她——然而,现在她只是想他狠狠刺进她,贪婪地索取她。

 

「血比平时要甜,你在思考什么啊」他从缠绕她气息的颈间离开,怜爱地捧着她的脸颊,调笑着她。「我在想」她白皙的肌肤泛起嫣红,透明得彷佛能看见血管「琉辉君可以不那么温柔的。」

 

「哦?那就是我再严厉一些也可以的意思吗?」

 

原本只是想戏弄她的,没想到她反而认真地点了点头「嗯......再用力一点也没关系哦,因为对象是琉辉君啊。」

 

「按琉辉君喜欢的做法就好了。」

 

「......当真,今天的步调不断被你打扰呢,你是怎么了?」他失笑似的说道。唯晓得琉辉是个很敏锐的人,也没有掖着,她想了一下,缓缓说道「琉辉君,在我失去了记忆时,你露出了一副比我要更痛苦的神情。那个时候,我虽然觉得失去记忆很可怕,但是更觉得琉辉君无助。」

「你同情我吗?」

 

「怎么说......嗯,应该是想给予你勇气吧」唯伸手抚摸着他的手,彷佛是为了确定他的存在似的,把他的手按向她的脸「琉辉君的话,可以更随心所欲的碰我哦。」

 

「因为我喜欢琉辉君啊,我爱你——想好好把这种想法传达给你。」

 

「唯」他温柔地呼唤她的名字,轻轻地亲吻她的唇,那是一个轻柔的,蜻蜓点水的吻「不可能会严厉对待吧,你是如此温柔坚强,对于胆小鬼的我也毫无保留地接纳,怜爱着。」

 

「我也是,深爱着你。」

 

他们十指紧扣,额头抵着额头,相视而笑。

 

碍事的衣服在混乱的索取和交缠之间悄然褪下,尽管没有衣料的保护,裸露出来的肌肤也没有感到冰冷,房间里的温度仿如情欲一样攀爬上升。他们的吻就像浪潮一样,使男人与女人的喘息声彼此起伏,她张开粉嫩小巧的唇瓣,像是受到邀请似的,他低头吻住了她,舌头慢慢伸进去,他的手臂搂到她背后,熟练地解开胸罩扣钮,指尖游离在雪白软绵的胸脯之上,彷如细味品尝着什么似的,逐步逐步撩动起她的欲望。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唯抵在他胸膛的手慢慢滑向他的腰际,摸索至皮带的卡扣,颤震着解开他下身的拘束。琉辉捉住她的手,把她的手带到一个她更陌生的地方,按在那儿,他轻轻咬着她的耳朵,低声说「大胆点碰碰看怎样?不然只有我一个在碰你也太狡猾了吧?」晓得琉辉是在用她的话来调侃自己,唯不禁因害羞而别过头,然而手却没有离开。虽然平时有在身体里感受过那份灸热和硬度,但是用手去感受形状是第一次。她用手微微撑起身子,大着胆子来回爱抚,琉辉的那个地方,比她回忆之中感受的要来得更大,她突然搞不懂自己是怎样容纳他的。

 

看着唯的脸蛋愈加滚烫赤红,琉辉大概也猜到她在想什么,虽然说最初是抱着坏心眼的心态去调戏她的,但是反而被她弄得自己也迫不及待起来了。无法再这样游刃有余下去,他揽过她的腰际,让她跨坐到自己身上来,这个高度的话,她平坦光洁的小腹刚好贴到他的脸,那硬茬的黑发使她微微搔痒,但更令她感到头脑发热的是,两腿之间私密处的摩擦感。他的嘴唇轻轻划过她的小腹,他闭上眼睛,彷佛品尝着佳肴似的,用獠牙来回刮着那片雪白无垢,然后深深地刺进柔软之中。「呀......」伴随着她的呻吟声,赤红的血珠随即渗出,逐因溢满而滑落至两腿间的私处,在一尘不染的雪白胴体上拖成一条长长痕迹,彷佛是他在她初夜时使她流的血一样。他仰头看着她,对上了视线,他们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欲望,她晓得他进一步的动作,于是她双手捧着他的脸颊,怜爱地说「琉辉君,让我来吧」他怔怔看着她,唯深吸了一口气,娇小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然后扶在他的肩膀上,慢慢放松力度而下。

 

熟悉的贯穿感觉微微刺痛着神经,她的温柔一点点吞纳着他的住部,一种温润潮湿的包覆感油然而生,他们的温度彷佛因此而连接一样。唯骑在琉辉身上,彷如孩子一样不安,但是玫瑰色的湿润杏眸却寄宿着坚定光芒,她轻轻捉住他的手,让他扶在自己的腰上,彷如当初他带领她跳舞时似的,慢慢律动起来。进入——离开,反覆着这个动作,她开始觉得每一次肉体拉开的距离都是为了更深的结合,她从来都是单方面被征服的欢愉,现在她骑在他身上爱着他,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比起生理上的快感,她更因为他看着她的眼神而喜悦——她慢慢扭动着腰时,他眼里的萌动令她的血液窜过一阵甜美的电流,让她幸福得快要哭出来。

 

琉辉搂着她的腰,开始配合着她律动,他的眼神一刻都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彷佛因她的身影而着迷。唯身体的每一处都非常柔软,像是水造的一样;因为羞耻,那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肌肤已经泛着嫣红,即使如此,她仍然以那副泫然欲泪的湿润表情看着他,渴求着他。曾经因为一度失去了她的自己,明明想要更珍而重之的对待她,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内心的那头野兽蠢蠢欲动,着魔似的一点点吞噬着他的理智,使他萌生出无数疯狂的念头:想用獠牙在她那月光似的洁白身子上刻上属于自己的痕迹;想贪婪地品尝着她甜美的血液;想在她的柔软包覆之中解放自己的欲望。琉辉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的手从她的修长的大腿游离,宛如蔓藤一样向上爬,力度时轻时重地搓揉着她娇小的乳房。

 

女人的律动比起男人的律动要轻柔得多,就像羽毛一样一点一点的撩动着人心,但是却远远不够,然而男人的不同。当琉辉挺进她时,即使他有压抑着什么,但力道还是远远比她要强,每一次的进入都彷佛是要更深地探索似的,不留一点空隙的侵占,使她几乎无法思考其他事情。随着他的爱抚和律动加深,唯也开始无法忍耐着呻吟声,似是哭泣的欢愉声音从口中泄出,然而娇弱的身体却毫不畏惧地跟着反应。身体深处有什么快要溢满而出,宛如甘霖一样甜美,但背后仿佛是战栗的快慰,使她的脑髓几乎因甘甜而溶化。他看着她的眼神湿润而隐忍,似是想要把她完全独占在怀,又生怕弄坏她。连系着他们的温度真切地告诉着他们,她是属于他的,而他也是属于她的。

 

彷佛终于无法忍耐似的,琉辉捉住她的肩,把她压倒在床上,此刻他的脸颊与她近在咫尺,黑色的发丝因汗水的关系贴在苍白的脸颊上,他深邃的轮廓在黑暗中并不是看得很清晰,唯蓦然想他在幻月那间牢房时,他看向她的神情——那张陌生英俊的脸庞被痛苦折磨时的神情。没有空闲的功夫去思考那么多,他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再度进入她的体内,起伏在彼此胸膛的喘息音乐再度响起,他们依偎在彼此的身体上,贪婪又热情地回应着彼此的激情。酸涩的快感不断叠增,就好像叠着积木的小孩子一样,一边兴奋又不安地堆积着木块,一边害怕着崩塌一边测试着极限。她的双腿无力地随着底下每一次的离合而摇曳,脆弱得像花茎一样,随时会折断,他不禁拥抱着她,紧密连合使两具身躯连一丁点儿隙缝都没有;彷佛心也像乳水一样交融在一起,没法多出任何空余思考,他们就那样完完全全沉醉在彼此之中,再也容不下其他。

 

一旦触碰了,就会忍不住想要更多了。

 

更多的。更多的。

 

「琉辉君。」

 

她忽然伸手去掠他的脸颊,用着如哭似笑的温柔神情看着他。

 

分不清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有什么湿润的,灸热的东西蒙上了眼睛,从眼眶里溢满而出,倏然滑落脸颊。她用她的手,温柔地接着了它们。

 

「啊啊.....」

 

真的,非常没出息——

 

彷如是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归家的路一样,琉辉低头拥吻了她,而唯也搂住他的脖项,接纳着他。

 

####

 

把身体浸泡到汤浴时,那温润的感觉就像是承托着身体一样,全身绷紧着的肌肉似是一瞬间得到纾缓的慰藉,向大脑发送着放松的讯号,唯不禁像家猫一样瞇起眼睛,发出舒服的呼噜声,那张洋娃娃般的小巧脸蛋露出了恍惚的荡漾表情。

 

「累了吗?」从背后小心翼翼地环抱着她,琉辉轻柔地问道,唯把头脑轻轻靠在他身上,语气微微有些扭捏「总觉得很久没有那么全力地调情了,虽然很累很害羞,但还是非常幸福喔。」

 

勾起了微笑,琉辉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在她耳边吹气「嘛,虽然偶尔这样一次也不赖,但以后还是我来好了,要不然这样折腾下去,在我被你榨光前你自己先下不了床。」

 

她先头听不懂,慢慢明白过来后,白皙的脸一下子刷红,然后怄气地别过了头「真是的,不管琉辉君了。」

 

晓得她是因害羞而闹别扭,琉辉亲了亲她的脸颊「自己做的事,用不着那样害羞吧,嗯?」

 

「......哼」小小地哼了一声,当作是抵抗了,唯微微别过头「那种事,我其实也很难为情啊,只是因为对象是琉辉君,所以才......」愈说下去,她就愈小声了,彷佛也不晓得怎样把满满的心情化作言语,她乾脆不作声了。

 

恐怕自己的不安,一定是被她察觉到了吧,所以刚才才会那样,笨拙又努力地传达对他的爱意。

 

「你真是温柔呢。」这样说道,琉辉把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总觉得被你这样娇惯着,我的德性迟早也会堕落吧。」

 

「我倒是觉得琉辉君更多的向我撒娇比较好,总是我向你单方面索要,这样好狡猾,哪天说不定你就会厌烦我了。」

 

今天第二次听到类似的台词,琉辉不禁失笑,用力地抱紧她的娇躯「那是我的台词吧,我怕令你失望透顶也来不及,哪会对你厌烦。」他有些感慨地说「这么说着,总觉得我们在这些奇怪的执着上真是很像。」

 

「是因为夫妻相吗?」她的表情有点傻气,呆呆地说。

 

没想到她突然抛下了这样炸弹性发言,还对此毫无自觉,琉辉不禁有些哑然,然后肩膀因为忍笑而忍不住发颤。

 

「什么啊,用不着这样笑吧?」唯似乎还意识不到什么,扭头用奇怪的目光地看着他。

 

「不,」他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就是觉得我的妻子真是傻气得可爱。」

 

「呣......」她微微鼓起腮,不满地看着他。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把脸转过这边来。」

 

蜻蜓点水地,他在她的唇瓣上印下一吻。

 

「这样就当补偿了吧。」

 

「总觉得不是琉辉君在占便宜吗?」

 

「哪有这种事」他把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你是我的女人,而我也是你的男人,不是很公平吗?」

 

「琉辉君,就是这种地方很狡猾。」唯的耳根有些发红,小声说。

 

享受着怀中真实存在的温度,琉辉心情极好地闭上眼睛。

 

总觉得有时候太过幸福也不赖——大概是因为被给予了勇气,所以才能挺开胸膛地这样说。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アルくん 的頭像
アルくん

宅系少年的幻想世界

アルく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